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铁矿石将由卖方市场转向买方...
   铁矿价格回归年度定价难
   后两月信贷收紧成定局
   红柱石百科知识
   宝安新能源矿业有限公司的红...
   2020年中国科技发展30...
新疆:塔特勒克苏玉矿是谁的?
宝安矿业 [发布时间:2009/8/3 ] 阅读次数:3710 次  【 字体大小:

记者两赴且末,本是想追寻近两百只岩羊被捕食的真相,却意外地发现了更大的问题,作为国内最大的一个和田玉石原生矿的塔特勒克苏玉矿居然面临着采矿权到底归谁的纷争。

  犹如一女二嫁,两个参与纷争的矿主都各有各的道理,如今的玉矿,因为两家争执不下,已经被勒令停产,在主人不确定的情况下,停产还将继续。

  近些年正是玉石走俏的大好时光,更有“昆仑美玉,且末为上”之说,看到的钱却抓不到手,不仅使纷争双方“心如刀绞”,世人都跟着“扼腕叹息”。

  随着调查的深入,情与法、公与私、历史与现在错综复杂地扭成了一团麻……

  五六千年的宝矿

  有行家说:山脉与山脉之间的交错有多复杂,其中隐藏的玉石矿资源就有多丰富。被誉为“万山之父”的昆仑山,交错复杂地延绵了1500公里,发现的玉石矿已达30多处,其中最大的一处玉矿就是塔特勒克苏玉矿。

  在新疆且末县境内的玉矿中,塔特勒克苏玉矿的历史最为久远。早在五六千年前,古人们就曾在这里进行过大规模的开采,曾是多个朝代的皇家玉矿。且末先民们就在这里采玉,并把玉石东运中原,西运巴比伦,早在6000年前就由此踏出了一条横贯东西的玉石之路,且末也因此一度繁荣,成为1600年前“丝绸之路”的南道重镇。

  1972年,塔特勒克苏玉矿在这个古玉矿基础上重新建立起来,至今都是国内最大的一个和田玉石原生矿,所谓“原生矿”就是俗称的“山料”。

  塔特勒克苏玉矿现在共有8个采矿点,主产青白玉料,据传,国内70%的青白玉料都出自这里。建矿37年来,已开采玉石3000多吨,重达10吨的昆仑“玉王”就出自这里。

  由于古人开山采玉受运输条件和能力的限制,完全靠牲畜和人力运送下山,所以,只有一些比较平整的玉块被搬运了下来,而那些有棱有角的玉石都被遗弃在了山上,久而久之,这些陈年的玉块混同新的玉石矿渣以及大量的石头一起堆砌成了“玉山”,有人粗略统计,至少有40多吨左右。参与纷争的矿主之一的田宝军矿长说:“就是在现在这么好开掘和运输条件下,再‘拾渣’5年,都不一定能拾完……”

  由于玉石是无法估算储量的矿种,所以塔特勒克苏到底还有多少玉?无人知晓。

  就是这么一个宝矿,如今它的归属权却成了纷争的焦点。

  变成了别人的“老婆”

  双方矛盾的导火索是:2007年9月,新疆启明星矿业有限公司依法获得了塔特勒克苏铜矿探矿权;2008年5月,又得到了将该地区的玉矿划定矿区范围的批复。但启明星矿业有限公司按照所标范围进山探矿时,却多次遭到已在这里采玉三十余年的、如今几经演变,从公有变为私有的且末县玉石矿业有限公司的阻拦。而且末县玉石矿业有限公司的采矿证已于2007年8月到期,要求续办的采矿证还没有拿到手里。新疆启明星矿业有限公司认为他们已经依法获得了入驻塔特勒克苏的权利,回自己的家是理所当然,而且末县玉石矿业有限公司却认为启明星矿业是“私闯民宅”。

  且末县玉石矿业的矿长田宝军说:“直到启明星来找我们,我才知道,我们工作了30多年的玉矿居然变成了别人的,就像自己的老婆一夜之间变成了别人的,我想不通。”

  且末县主管矿业的科技副县长于群柱解释说:“当初我听到塔特勒克苏玉矿成了别人的,也觉得奇怪,因为且末县玉石矿业在山上采玉30多年是众所周知的事。我们把双方请到了政府,在比对双方采矿证标定的坐标时,专家发现了问题,原来在1999年且末县玉石矿业公司换证时,坐标的标注方法从相对换算法改为直角换算法,不想,这次换算出现了人工操作的失误,结果把且末县玉石矿业实际所在的矿点区域移到了90公里之外,所以当国土资源部门审核新疆启明星矿业的申请报告时,一查那里是空的,也就批了下来,结果出现了现在这样的尴尬——且末县玉石矿业所在位置被包含在了新疆启明星矿业开采范围内,位置出现了重叠。”

  也就是说,从1999年起,且末县玉石矿业公司所持的那个采矿证的采矿范围已经不是实际工作的地方了。

  这场纷争一开始就遇到了情与法的较量。田宝军无奈地摇头:“我们在这里干了30多年了,又不是我们自己算错了、标错了,这么专业的东西我们又不懂,如今要让我们来承担这样的错误和结果,当然委屈。”新疆启明星矿业有限公司项目经理张海胜苦笑道:“这就像我们是有房产证的,但房子却被老住户占着,或者说,我是有结婚证的,而我的老婆却一直和别人有事实婚姻,你说这要是打起官司,法律该保护谁的权益?”

  有证依然不能回家

  随后,新疆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第三地质大队做了《关于且末县玉石矿业有限公司塔特勒克苏玉石矿点坐标情况的说明》:1973年至1975年,我队在此开展过地质勘查工作,编写了该矿的初步监察地质报告,直角坐标系统采用的是假定坐标系统,1999年,且末县玉石矿业有限公司采矿权期满办理采矿权延续时,将原坐标换算成经纬度坐标,结果与实际矿区位置在纬度上相差了1度,致使现且末县玉石矿业有限公司的实际采矿点和采矿许可证范围不符。在说明的最后,第三地质大队还写了这么一段话:由于我们工作中存在的问题,给且末县玉石矿业有限公司带来了麻烦和矿权纠纷,为此,我们深表不安和歉意,但该企业一直在塔特勒克苏玉石矿点采玉是存在的事实。

  2008年4月13日,且末县国土资源执法监察大队根据自治区国土资源执法监察总队的《关于调查核实田宝军无证违法开采问题的督办函》,召集两公司在于群柱副县长办公室进行协调。这次协调的结果是:要求且末县玉石矿业于一周内,即在4月20日前撤离塔特勒克苏玉矿区采矿现场,接受调查;要求新疆启明星矿业也暂不得进入新疆启明星矿业区进行探矿。

  在会上,双方都同意了。但回去后,且末县玉石矿业却以清理矿渣为由,并未撤离矿区。新疆启明星矿业认为且末县玉石矿业仍在上面,就是动了他们的“蛋糕”,于是开始逐级上告。

  2008年7月3日,巴州国土资源执法监察支队明文通知且末县玉石矿业公司,“2008年5月7日,新疆启明星矿业有限公司已获塔特勒克苏玉矿矿区范围划定批文,现通知其在划定矿区范围内停止一切采矿活动,看护人员可以看护,新疆启明星矿业有限公司可在其划定的矿区范围内开展正常工作。”

  该文下发后,依然如石沉大海,因为且末县玉石矿业公司的阻挠,新疆启明星矿业依旧无法上山开展正常工作。

  2008年11月2日,企业双方代表和巴州国土资源执法监察支队武建新、且末县国土资源执法监察大队买买提江坐在了一起,再次达成协议:1、且末县玉石矿业在未取得塔特勒克苏玉矿采矿权证前,立即停止无证开采活动,接受调查;2、新疆启明星矿业可在其划定的矿区范围内开展地质工作,但不得采矿;3、双方均可安排2—3名工人在矿区看护;4、如发现任何一方采矿,按无证开采处理……与会人员均在此协议书上签了字。

  但张海胜介绍,在此之后,他们的人依然无法上山进驻矿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在上面开采已属于我们的玉矿。“双方已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如果我们带人硬上,械斗就不可避免,那可是要出人命的啊。”而田宝军解释说:“我们根本没有开采新的玉矿,只是在做‘清渣’项目,这个项目是上面批准的,和采矿无关……”

  绕了这么一大圈,问题并未得到实质的解决。张海胜说:“我们是有证不能回家啊。”

  谁该是玉矿的主人

  “眼看我们的探矿证就要到期了,我们却毫无作为,你说窝囊不?我们确信他们根本就没有停止采矿行为,而是拿着所谓‘清渣’项目掩人耳目。”

  那么,且末县玉石矿业到底有没有继续无证开采?清渣项目算不算开采活动?

  记者第一次上山就看到了且末县玉石矿业的库房里片石一般的玉石和成麻袋装着的的小块玉石,张海胜说:“懂行的人一看就能看出来,这些片石一般的玉石,只有炸药炸了才能开采出来,不可能是清渣时捡到的。”

  记者第二次上山,在转运站的库房里看到了至少七八吨的片石一般的玉石,转运站工作人员说,这是才从山上运下来的,准备转运到公司。在矿区的一个采矿点的山洞里,还能依稀闻到放炮过后的硝烟味,张海胜抓着湿软的炮泥说,这应该是才放过炮不久,因为内行人都知道,炮泥在放炮后的十几个小时就会干的。

  而在且末县玉石矿业公司的库房里,田宝军指着堆积成小山一般的玉石块说:“这些只是清渣捡拾的玉块,我们绝对没有开采新矿。”

  到底是否有清渣项目呢?是不是像田宝军所说,清渣项目和开采是两回事?

  记者要求田宝军出示项目批文,可是他说他们的档案员出差在外,他无法获取,但县国土局应该有存档。据于副县长说:“他们倒是有个矿产资源保护项目,但那是一个技术改造项目,是让他们扩大规模投入设备的,而不是什么清渣项目,清渣是矿区的一个基本维护,没有清渣项目一说……”

  记者又电话采访了巴州国土资源监察支队副支队长王文良,他说,在取得探矿证情况下,里面是不能允许其他任何企业进行作业的,包括清渣。

  事情反映到了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副巡视员王德和在了解了整个事件的情况后,提出“尊重历史,照顾现在”的处理建议。

  而“尊重”和“照顾”仍像两个正在做掰腕比赛的选手,到底谁该是玉矿的主人?

  万般无奈的新疆启明星矿业将裁判权交给了法院。张海胜说:“我们的证是依法获得的,理当受到法律的保护。”

  田宝军也有一肚子的苦水:“为了开矿,我们花了上千万元修了那条路,我这虽然是私营性质的企业,但当时改制的时候,全盘接管了原国营企业的102个职工,也一直是按照国营企业来经营管理的。如今,企业的大部分职工已经退休了,企业的包袱越来越重,如果失去了采矿权,也就等于失去了饭碗。”

  造成这样的结果,究竟应该谁来负责?谁才该是真正的矿主?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04-2012   新疆宝安新能源矿业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新ICP备09003669号      
公司办公地址:新疆库尔勒市建国北路138号宝安江南城办公楼一楼   电话:0996-2021126  0996-2915318  传真:0996-2036692   技术支持:龙脉科技